筱濑久葉.

喜欢BSD/芥厨&副陀厨,
Aph/菊、耀、子分厨
黑篮/今厨&副黄厨,
cp杂食 天雷芥太,各种陀右位以及各种菊左位(大概就这样吧)

哇今天太背了吧??!

我第一次知道自己历史能考74分???

wuat??????而且还是世界史诶???

答题卡怎么扫描的???扫错八道???

之前英语怎么扫的那么准??????

而且分数就不改了???

虽然这是平时分吧 折下来90和74差不了几分

但这看上去就很不一样好吗???

你说一个81分和一个79分 同样都跟80差1

哪个看上去更厉害点???更不要说74和90了!!!!

我枯了啊  我只配74分  我愧对aph圈 /扶额

如果期末考不到90,,我先跳楼为敬OTZ(喂是flag啊!!!


【文豪野犬】織機の音

·性转芥(请注意避雷),是纺织女工,以及温泉旅店女侍樋(芥川的认真与这个纺织女有几分相似)

·看似芥樋的清水文,其实什么cp都没有

·借梗《此花亭奇谭》第五话

·挺晚了,,如果有打错字的话就将就看吧


天空阴沉沉的,梅雨已不住地下了将近一个星期了。灰暗的天色似乎抹去了旅店固有的所有颜色,一切都看起来没精打采的。唯有从门庭到草庵的石阶左右两侧的紫阳花盛开着,雨水绕花身,淡紫和淡蓝色也算得上是此景中最为鲜亮的颜色了。

温泉旅店的女侍都是十几二十的花季姑娘,这天她们又有了个名唤阿银的新同事,十五六岁的样子,大概是女侍中最小的了。

“樋口,快教教阿银干活吧,”女侍长尾崎红叶招呼樋口一叶道。

“诶?我吗……我这就来!”樋口小碎步从走廊跑来,仔细端详着新来的阿银。其实她也没在这工作多久。

“阿银,这就是樋口一叶啦,她会帮助你适应这里的工作,要好好相处呀,”红叶眯起眼笑了笑,拍了拍阿银的肩膀。阿银顺从地点点头,然后随樋口走出了房间。

阿银跟樋口接下来要去草庵送午餐。阿银环视着周围陌生的一切,心里想着,旅店为什么会有草庵呢,草庵里会有谁呢,他还是她为什么要住在草庵里呢。伴随着滴滴答答的雨声,她和樋口踏在湿滑的石阶上,走在红色的雨伞下。

“这雨什么时候会停啊,其他地区都已经出梅了,什么时候才轮到我们这里?”樋口抱怨道,打心底里地希望所有的阴云立马消失在视线内。

“应该很快了吧,夏天马上就会到的。”


两人来到草庵前。

“咻——哒哒、咻——哒哒……”草庵里不停且规律地发出类似这样的声音,也不知里面的人在干什么,好像很忙碌的样子。樋口礼貌地轻叩着门,却无人应声,也许是敲门声淹没在雨声里了。出人意料地,新来的阿银并不是看上去的那种怯生生地躲在前辈身后只会见习的女侍,她用更大的力拍着门,樋口有些惊诧。不过草庵里的人这次听到了敲门声,应了声“请进”。“打扰了,”樋口打开门后,阿银看到的是专注于一丝不苟地工作的客人,她戴着圆框眼镜,身子侧对着门,在窗边织布。那姑娘的侧脸有点儿好看。

啊、是纺织房啊。

“午餐我们拿过来了……”樋口双手端着餐盘。“放在那边桌子上吧,”姑娘直接打断樋口说道。阿银朝桌子的方向看去,指着早餐的餐盘,拍了拍樋口:“桌上的应该是早餐吧!”樋口尴尬地对阿银笑道,示意她不要说了。“整理房间的话随便搞一下就行了,不要妨碍到我织布哦,”姑娘也没有理会阿银,继续手头上的工作。阿银正想要纠正客人的态度,但被樋口阻止了:“那我们就先走了!”其实樋口也有点失望,但作为女侍应该要谦卑一点,也要让阿银学着点。

“咻——哒哒、咻——哒哒……”樋口她们走后姑娘继续盯着织布机上的丝线,干着手上的活,一刻也没歇着。而阿银一出草庵,刚想抱怨,樋口就说:“她只是一心工作,对其他的事毫不在乎而已。”思忖着,又补了句:“你还小得很,不懂人情世故。”草庵里的姑娘貌似听到了樋口的话,心想:你就懂人情世故了吗?不都是小姑娘而已嘛。


回到门庭那边向女侍长报告之后,她们了解到,那姑娘昨天也只是扒了几口晚饭而已,没吃多少,可她好像也不饿,一直孜孜不倦地织着布。红叶努力地想着办法:“……这样的话身体肯定也会撑不住吧,真是头疼呢……因为她是特别的客人啊……”特别的?特别在哪呢?只是来僻静的旅店工作的纺织女工罢了吧,阿银露出了不屑一顾的神情。“嘛,反正先让我想想吧,”红叶笑道。“那就拜托您了!”樋口鞠躬后,拉着阿银离开了。


织布机规律的响声依然不止。雨天非常阴冷,那声音尽喜欢挑温度低的地方走,声声入耳,坐在门庭檐下也能清晰听见。樋口茫然地望着凝于万里之上的乌云。织布机的声音像伴奏一样,雨声仿佛在歌颂着夏天的到来(歌颂夏天也不多呢),而织布机谜一般的声音就像是为其伴奏一样,强调着夏天会随着梅雨的终止到来。

女侍长红叶在樋口身边坐下,陪她一起看雨。

“樋口一叶,你听说过‘余音绕梁,三日不绝’吗?”

“是中国的成语吧!是形容这声音的吧!”樋口似懂非懂。

“是《列子》里的哦,形容音乐优美,让人难以忘却。”红叶解释道。

“嗯,织布机的确像是什么体鸣乐器,发出的声音也的确像是优美的伴奏声。”

“是啊,很好听,‘三日不绝’什么的一点也不夸张呢。”


红叶拿出一盒厨房刚做好的饭团交给阿银,阿银拿着饭团准备再去草庵,心里想的却是:就算给她端过去,她真的会吃吗……在走廊里遇到两手空空的樋口一叶,樋口表示想代替她去送饭团,并与之交换打扫其他客房的工作,当然,对那个纺织女好像有点意见的阿银爽快地答应了她。

如果很忙的话,饭团就能解决问题了吧!樋口乐观地笑了笑,撑着那把红色的雨伞又踏上了石阶。在草庵窗外就能看见纺织女不苟言笑、又很漂亮的那张脸。

“打扰了,”樋口进门后,下意识地往饭桌那边看去。果不其然,午餐是一点都没有动。

“嗯……我拿饭团过来了!”

“我可没有叫过哦,”纺织女仍然别扭的回答让樋口有些无奈。

“‘饭团吃起来比较方便’是女侍长说的,我就带过来了。”

“行……那你放在那边吧!我等会吃。”纺织女头也不抬。

咻——哒哒。织布机戛然而止,纺织女把一只手伸出窗外,像是要接雨水。不,她就是在接那雨。突然,她们像是身临仙境,灰暗的房间突然亮起了点点星光,而那本就似银丝一般的雨倏地变成了真的银丝。这就是“束雨成丝”吧!纺织女就像魔法使,这是多么神奇的技法呀!此情此景,樋口一叶是第一次见到,她为之惊羡,为之赞叹。而一边的纺织女依然面无表情,得到丝线后继续认真地工作。

“真漂亮呀!”樋口脱口而出道。

“这还只是未完成作品呢,等完成了会更漂亮!”

“不啊!布匹的时候已经很漂亮了!客人的手法那么厉害,我都已经看呆了。”

“你很期待吗?”纺织女终于转过头来看着樋口。

“嗯!比谁都期待!”樋口十分坚决。

纺织女有点震惊,开始不好意思了。她低下头去继续把织布机弄出“咻——哒哒、咻——哒哒”的声音,伴随着雨声。

“啦、啦啦、啦啦、啦啦……”

樋口不自觉地就哼起了歌儿来。

于是纺织女第二次转过了头。

“啊——对不起!随随便便就唱了起来,打扰到您了!”

“没关系哦。”

“诶?!”

“嗯。你哼得很好听,雨声也厌倦了,就继续哼吧!”

“呃……好的!”樋口边擦着桌子边哼着刚才的歌儿。一会儿纺织女转过身来正对着樋口,一反常态地让樋口递过桌上的饭团,樋口一怔,欣然照做了。饭团里是干木鱼!

“那个、我能问一下您叫什么名字吗?”

“我是芥川龙之介。”

芥川龙之介……很好听的名字呀。樋口笑着,继续哼着歌。眼前的屋子好像明亮了起来,又好像有什么日本筝和尺八之类的被弹奏(或者说珍妮机乐队),真是“余音绕梁”的那种感觉。不约而同地,旅店里其他的女侍在门庭或在小径过道,抬起头,都像看到了之前的点点星光,恐怕是千里传音……岂不美哉!

梅雨滴答声、织布机响声、樋口哼歌声、溪流潺潺声、木屐硌硌声,与初夏清香俱,沁入人的心田。天渐渐明亮了起来,芥川龙之介的工作也渐入尾声了。

“那个啊,樋口,你是叫樋口吧!我完成了这块布后,第、第一个就请你来看呀!”

“好啊!谢谢您!也不要太操劳了,要劳逸结合呀。”

累了就休息,这样的话……也许效率会更高些!

接着努力吧。


第二天清晨没有听见织布机的响声。按理夜以继日地工作的芥川这时已经坐在织布机前踩着踏板了吧,想必那块布是完成了吧!樋口急促地跑跳着登上石阶,满心欢喜,又十分期待。

“芥川是完成了吗!!恭喜你!”

“嗯!来拉着这边!不要松手哦。”

“……唔,嗯!”

“开始咯,预备起!”芥川一挥那块布,这时奇迹发生了,突然之间旅店的颜色由灰暗变回了亮丽,空中划过一道彩虹,周围的世界也恢复了红橙黄绿蓝靛紫,被梅雨吸收的颜色全都回来了。

夏天是真的来了呢。

这位客人原来是因带来夏天而“特别”呢。

樋口哼歌声、织布机响声……依然残存于芥川心中,是“三日不绝”嘛。今年初夏或许还挺特别的。


报进度emm
N周目HH第八集突发奇想把他俩画在了一块
“Belgium is our friend.”

今天把历史大事年表背完了神清气爽
我希望明天别全忘了  今天在学校里背得可熟了()

【文豪野犬/芥樋】永遠に着かなければいいのに。

·原梗出自《逃避虽可耻但有用》那个日剧qwq

·也有芥川龙之介《蜜橘》里那个小姑娘乱入

·ooc有

 

雨声残存在车窗外,天空倒变亮了不少。芥川龙之介和樋口一叶并排坐在列车二等座车厢里,作为黑手党还是得谨慎地行事、得混在普通的人里呢。

刚出完任务的二人稍有些疲累,再加上近几天天气较为糟糕,行动不太方便。芥川倚着濡湿的车窗,一手撑着头,心不在焉地望着窗外淅沥的雨。

“工作完成了呢,接下来几天假期可以好好休息一会儿了……”

他这样想着。

樋口是第一次和前辈并排坐在列车上,心情有点儿复杂。是不好意思?是激动?还是不可抑制的喜悦?她手里紧紧攥着二等车票,极力克制住向芥川微微倾斜的自己。

 

“如果现在对他说‘要不要现在牵个手呢’,会怎样呢?”

她独自思虑着。

“那样肯定不行的吧!他一定会生气地作出‘樋口,现在还是秋天,我的手不冷’或者‘樋口,现在是出差的归途,我作为你的前辈不能做出那么失礼的事情’之类令她崩溃不已的答复;如果我死咬着不放,说出‘可是前辈,我冷’或者‘要是前辈的话,这不算是什么失礼的事情’之类很没头脑的话,他一定会露出很困扰的微笑,然后无可奈何地伸出那只白皙的手,于是我也牵起那只手,眼神游离不定,茫然地张望车厢中、除了芥川以外的任何一个角落,气氛无论对谁来说都很尴尬……

我想要的肯定不是那样,肯定不是前辈的不得已而为之。

我是真心喜欢着前辈,所以不会强迫他干这些有的没的。因为喜欢着前辈,我选择了不适合自己职业,之后却适得其反,劳烦前辈操心。前辈到现在为止,究竟是怎么看待我的呢?我到现在为止,究竟是为了从前辈那里追求什么呢?前辈很温柔也很理性,所以能包容天真、幼稚的我,即便如此,我也还是希望自己的努力能得到回报啊……”

 

熟悉的二等车厢。

芥川瞥了眼樋口紧攥着车票的手,脑海中浮现出很早以前揣着蜜橘、同样紧攥着车票却是三等座车票的、脸蛋冻得皲裂的小姑娘。身旁的樋口一叶沉静似海(内心却焦灼不已呢),与那个一言不发孩子有点儿相像,不过樋口更好看一点,嗯。

“相比小姑娘,樋口靠近我的意图似乎昭然若揭呢……要是说当年那片刻间我将无聊、下等、不可解的人生抛诸脑后,那现在呢?现在,我究竟是已什么样的心情坐在樋口身旁呢?既然我那么了解她,了解她的友善、她的真诚、还有她的泪水,要不要对她说点什么?这些日子要是没有她我会怎么样呢?神明是以什么心态让她来到我身边的呢?”

……

想到这里,芥川不知不觉地在窗子上比划着什么,不知不觉地嘴角上扬。怎么回事呢?是欣慰?还是得意?其实他自己也想不明白。只是看到自己在潮湿的窗上留下的四个字,突然开始不好意思了。没有什么人生经验的芥川心慌地迅速望了一眼樋口,确定她不在看自己后赶紧用袖口抹了抹窗子。

指纹永远地留在了窗上呢,芥川龙之介。

“如果现在,我握住樋口的手……她会作出什么反应呢?”

 

雨声停下了。横滨站也快到了。

回到横滨后,我们又会像平时一样各自完成自己的工作,像平时一样安稳地生活,像平时一样只是前后辈关系。

“这就足够了,只要是这样就足够了,什么不用做,什么都不追求。我已经很累了,尽管人生还很长……”樋口辛酸地流下了泪,然后又偷偷拭去。

“但还是好想和你再并排坐在二等座。”

 

“还有一站。”

“还有一站。”

“还剩下一站。”

 

“如果永远不要到达就好了。”

此时两人思念突然合而为一。

横滨站到了。樋口收拾好心情,笑着示意芥川“我们走吧”。当她正要起身时,芥川突然按住她的手,紧握着。樋口疑惑地、惊讶地望着芥川丝毫没有表情的靠近自己的脸……

 

现在不仅是存在于窗上了呢,“すきです”。


双菊quq

看打黑白菊tag比较多就打了 但是跟葵一点儿关系都没有w

明天眉语口试啊祝我一切顺利w

Happy Halloween☆

(何、期待してんの?)

(旗没反啊就是这样的再说也只是用旗的颜色而已😂)

置顶👆筱酱(不明所以)的自我介绍

🌿这里筱濑久葉qwq  叫我筱酱就可以啦  也是初二的人啦  一个周更(经常混更)的len

🌿现在主圈BSDAPH黒篮w  cp杂食

🌿写文画图都是比较佛系的  并不特别出彩  但如果是想做的事情都会认真去做!!!不管怎么说都会努力的!

🌿关于follow这件事  fo我的话我会很高兴的!(其实喜欢或推荐或评论我都会很开心w)follower到了多少多少一定都会发感谢的!5,10,20,50,80,100
blahblah  再忙也会发的orz

🌿是个正经(正直?)的人  但有时也会沙雕

🌿是个热爱学习但是成绩并不算太好的人  喜欢的科目是历史和数学(还有自习…)一般会以学业为重啦  如果follower的感谢撞上考试复习的时间一定会在一考完就肝的  还有本命的生贺或某些特殊日子也是一样的啦ww  总之不会欠什么的

🌿关于版权什么的  所有图都可以保存各种自用  文章里如果有什么喜欢的句子或者表达都可以自用(我会很开心的qwq)但是转载商用还是不可以的orz  

🌿相对不重要的音乐blahblah  至少我认为自己听歌品味很好  至少不接受反对意见orz

🌿常驻lof  每天都会来  没错 复习日也会来喜欢/推荐文章的w

🌿还有我超喜欢lof的大家❤️


花や鳥や風や月と歌いましょう~★


(服装有参考  以及迟了很久的5fo感谢w 大声感谢fo我的小伙伴!)